法制網記者馬超 通訊員江公宣
  他今年才18歲,臉上稚氣未脫。一次,他因一點小事感覺“丟了面子”。為了輓回面子,一天深夜,他戴上鴨舌帽和口罩,手持砍刀,悄悄埋伏在報複對象樓梯口,展開了瘋狂報複行動。近日,江蘇省揚州市江都警方成功破獲了“4.02”特大持刀傷人案,三名犯罪嫌疑人被抓獲。
   跨省投奔大哥 酒吧勸架遭圍毆
  小冷今年18歲,安徽淮南人。今年年初,小冷在朋友的介紹下,從安徽老家來到了江都區宜陵鎮投奔華某,希望華某能幫助他找到一份工作。華某對小冷很照顧,經常好酒好肉招待小冷。
  今年3月初一天晚上,小冷跟華某來到揚州一家酒吧玩。在酒吧里,華某遇到同在社會上混的“錢某”(江都宜陵人)。“遇到大哥,怎麼不叫大哥?”在酒吧里,錢某來到華某跟前,擺出一副做老大的樣子。“我憑什麼喊你大哥?”華某不肯叫,更不願意低頭。“兄弟們,修理他。”錢某感覺面子盡失,忙喊來自己的“小弟”,準備教訓教訓華某。
  “別這樣,有話好好說。”小冷見現場不對勁,忙上前勸架。但沒有想到時,錢某的幾個小弟衝上來後,沒有直接圍攻華某,而是先將小冷放倒在地,一陣亂拳。錢某等人打累後,揚長而去。此時,小冷沒有報警,而是選擇了沉默,並決定尋找機會報複。
  遠程掌握仇人行蹤 “武裝”埋伏樓梯口
  “他好像跟他老婆在吃夜宵。”4月1日晚上11點,華某、小冷以及吳某開車,再次來到江都區步行街附近時,看到錢某跟老婆正在一家大排檔內吃夜宵。
  “我到他暫住地樓下等他,他肯定要回家的。”小冷讓華某和吳某開著車,將自己送到錢某位於江都金都巷內的暫住地樓下。在行車中,小冷將準備好的砍刀拿出,並戴上鴨舌帽和口罩。車子進入金都巷後,小冷快速打開車門,貓身鑽進錢某暫住地一樓樓道口。
  “我們去盯著他,一有情況就電話聯繫你。”華某和吳某開著車,再次返回錢某拍檔附近,將車熄火,在遠遠地盯著錢某的一舉一動。
  害怕被對方“軍刺” 小冷持刀先下手為強
  “他們已經吃好了,正開著車往家趕呢。”4月2日凌晨1點左右,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等待,華某在遠處看到了錢某起身離開,隨即,華某將這個消息電話告知了小冷。
  “人來了!”沒有過多久,隨著發動機熄火的聲音後(當時,錢某老婆在停車,錢某提前回來的),錢某一手拿著疑似軍刺的刀,一手拿著手電,出現在樓道口。“啊!”小冷從裡面沖了出來,提起手中砍刀,對著錢某就是一陣亂砍。當場,錢某後腦勺中了兩刀,臉部中一刀,左臂彎中一刀。與此同時,小冷的右腿也受傷。
  看到錢某渾身失血,小冷害怕了,他乘著錢某不註意,隨即跑出樓道,沿著小巷子一路向東跑去。一邊跑,小冷一邊往後看,生怕後面有人追上來。
  小冷、華某以及吳某都知道,這件事很大,警方肯定會找他們。為了不讓警方找到他們,三個人決定躲起來。
  男子蘇醒提供破案線索 警方鎖定幾名涉案人員
  接到報警後,江都警方高度重視,立即組織力量,展開縝密調查。
  此時,男子受傷後一直處於昏迷狀態。為了儘早破案,警方隨即從外圍入手,展開了調查。在調閱附近一監控錄像時,警方發現了一名戴口罩的男子從監控里跑過:一邊跑,一邊往後看。這名男子是誰?由於事發時是凌晨,外面的光線並不好,民警很難從監控里辨別出嫌犯的身份。
  “錢某好像跟華某等人有仇,可能就是華某等人做的。”民警通過大量的走訪工作獲悉,華某曾揚言要教訓錢某,作案的可能性比較大。
  4月8日,錢某經醫院緊急搶救後終於蘇醒了過來。得知這個情況後,民警隨即趕到蘇北醫院。清醒後的錢某在病床上,跟民警講述了當時發生的一幕。在講述中,錢某也懷疑,自己之所以會被砍成這樣,可能跟華某等人有關。
  就這樣,經過數天艱苦工作,警方初步鎖定了幾名涉案人員。
  警方分兵兩路跨省追凶 三嫌犯相繼落網
  4月9日,江都警方驅車前往安徽淮南,找到了當地的警方。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,江都警方很快確定小冷就藏在家中。
  4月11日,經過大量準備工作,抓捕行動展開。下午3點許,辦案人員來到了小冷家所在村。“村裡面沒有一家有門牌號碼。”辦案到現場後,發現村裡面好多房子是一樣的,如果不是當地人很難找到嫌犯的家。為了找到小冷,警方在村裡展開了秘密“摸牌”工作。最終,辦案民警找到了小冷的家。當民警推開小冷家大門,來到小冷跟前時,小冷沒有反抗,伸出了雙手。由於小冷腿部受傷,幾名辦案民警將小冷抱起,抬上了警車。
  4月12日,就在小冷落網後,無錫的抓捕小組也展開了抓捕行動,華某很快落網。後,根據有關線索,警方又將藏在江都區內的吳某抓獲。就此,“4.02”特大故意傷害案,就此告破。
  目前,小冷、華某和吳某因涉嫌故意傷害致人重傷罪,已經被警方刑事拘留。  (原標題:18歲少年為報複蹲守仇家門口 持砍刀將仇家手臂砍斷)
創作者介紹

NDS

grcjmd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